您的浏览器不支持flash播放
more

国企改革新方位

发布日期:2018-01-11 作者:admin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明确了新时代我国企业发展的方向和目标,也确立了国有企业深化改革新的历史方位,以及在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中的新任务。

一、 锚定“世界一流企业”新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从现在到二〇二〇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从十九大到二十大,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我们既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又要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

国有企业是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共同所有的企业,是国有经济的重要主体。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充分肯定了国有企业在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经济社会进步中,发挥推动经济增长驱动器和压舱石的重要作用。为实现“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目标,党的十九大进一步对国有企业深化改革提出“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新要求。

经过近40年的改革开放,国企作为国有资本的营运主体已有基础、有条件向“世界一流企业”进军。从资产规模来看,全国央企和地方国企资产总额约150万亿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国企实现利润总额不断增长;从核心竞争力来看,国企在越来越多在重点领域开始掌握核心关键技术;从入选世界500强企业来看,中国上榜公司数量连续第十四年增长,2017年达到了115家。其中中国大陆(含香港在内,不包括台湾地区)为109家,大都为国有企业,央企入围有48家,占到央企总数约一半。

“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定位,指明了国有企业在新时代新征程中,“干什么?”“如何干?”的改革新方向和新目标。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认为,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一是要形成一批在国际资源配置中逐步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军企业;二是要成为全球行业发展中具有引领作用的企业;三是要形成一批在全球产业发展中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企业。

二、夯实“世界一流企业”新台基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务必围绕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的奋斗目标,细化具体的目标任务、要求、标准和进度,服从、服务和对接宏伟目标“两步走”的战略部署。

清华大学胡鞍钢教授认为:世界一流企业有三个标准:第一,进入世界500强。第二,进入世界同行业前20名。第三,必须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知名品牌或国际标准。满足其中一个标准,可以认为该企业是世界级企业;满足两个条件,可认为其为世界级优秀企业;如果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才能够认定该企业为世界一流企业。胡鞍钢教授提出的“三个标准、三个台阶”模式,其中第一、第二个标准偏重于企业规模,众所周知,美国财富杂志入围世界500强的门槛指标主要是营业收入,且2017年500强中内含40多家利润亏损企业(中国企业11家,大都是国企),几乎占总数的十分之一。

标准是尺度、是导向。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的“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我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总纲领,现代化经济体系提出“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微观主体就是企业。国有企业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体,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和“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务必坚持“强”而“优”的标准和方向:“强”,就是国有企业要成为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中的强者。集中表现为自主创新能力强、资源配置能力强、价值创造能力强、市场开拓能力强和风险管控能力强;“优”,就是国有企业经营的效率与效益要优。集中表现公司治理优、内部控制优、品牌形象优、经营业绩优和运营效率优。至于企业规模,则按照企业与市场发展的规律,遵循投资边际收益的规则,宜大则大、宜小则小。真正“强”而“优”的企业,经营规模和营业收入的做大,乃是水到渠成的事。

“强”而“优”的新型国企群是金字塔型的。只有其中少数顶尖的精锐部分,才能进入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行列。当然,中央企业要比地方国企更有条件代表国家与国际强手同台竞技,而绝大部分国有企业,则成为“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重要台基。

“强”而“优”的新型国企是动态的。由台基产生的精锐部分,进入世界一流企业之列的也是动态的,唯“全球竞争力”为标准,有进有出,体现市场化改革和优胜劣汰的竞争规律。但唯有台基规模足够庞大,才可确保我国拥有世界一流企业的总量和质量与时俱进。

“强”而“优”的新型国企是分级管理的。按照国有资本分级管理体制,中央和地方各级国资管理机构,分别通过“管资本”把“强”而“优”的标准具体化,作为所出资国企改革发展阶段性达标导向的新方位,出资监管的新工具。凡是预定期限内达不到“强”而“优”标准的,应该设置退出通道,以“有生有死、有进有退”的市场化倒逼机制,促进大部分国有企业通过深化改革浴火重生,限期成为“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夯实“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台基,锻造一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不可或缺的主力军团。

三、 践行“世界一流企业”新路径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是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对国有企业提出的新要求;也是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建构高质量供给体系,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创新驱动攀升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新挑战。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拓展国有企业增强活力的空间。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推进要素市场的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动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和结构调整,发展前瞻性战略产业,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快处置低效无效资产,淘汰落后产能,剥离办社会职能,失去活力的国企实行市场出清,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有序推进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效突破垄断行业和重点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开展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从产权层面为国企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打开通道。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推动战略性市场化生产要素重组,突出主业、做强主业,聚焦发展实体经济,提高国有企业核心竞争力,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国际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坚持“两个一以贯之”,加强国企党的领导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董事会真正成为决策主体,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深化市场导向、按要素贡献的内部分配制度改革,深度激发企业发展动力,切实把政治优势转化为新型国企的竞争优势。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深入开展国际化经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增强走出去的经营能力,带动中国装备制造、技术、标准和服务走向世界,培育国际化经营人才,增强新型企业在国际资源配置中掌握主动权的经营能力。

建设“强”而“优”的新型国企,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市场为导向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突破和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培育高附加值的尖端产品,打造国际知名的高端品牌,增强企业引领全球行业技术发展的创新能力,加快推进产业升级,在优势行业和领域向价值链的中高端迈进,提高新型国企在全球产业发展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摘自:1月4日 《国资报告》)